[靖蘇/琰殊]四海番外 年年為客遍天涯(四)

(四)

治水按:拖延了兩日真抱歉,一直思考這段究竟要怎麼寫才不會拖拓,畢竟朝堂之爭電視與小說已經很精彩,實不用復述一遍,所以治水最後還是以自己要寫的部分為重,原著或電視劇已有的情節便簡單帶過,部分採用電視劇台詞也已經註明,但也因為這樣這段寫了好幾次,但是頭過身體過,最難寫的一段已經過去,文章也大約剩下兩章左右,感謝各位道友一路相伴。

冰續草可否解火寒毒?當然可以啊。這句話,問個好好讀過書的大夫,不管是晏老或藺晨或藺晨他爹,都會很爽快地回答問著的人。

 

但是可以解毒,跟能不能救命,中間有毫釐之差,結果就是千里之遙。

 

「我不會為了自己性命,去犧牲十個人的性命的...

[靖蘇/琰殊]四海番外 年年為客遍天涯 (三)

「今天該來的人都要到齊了,你準備好怎麼跟太子解釋沒有?」


梅長蘇坐在那邊讀著送來蘇宅的新信,頭也不抬:「沒有。」


「啊?」原本歪在這裡吃飯後水果的藺晨停下動作,瞪著眼睛看梅長蘇:「就你這麼有信心,不怕他聽了亂來嗎?」


「不會。」梅長蘇看完,隨手將紙條靠近蠟燭,「因為他不需要知道。」


「你真是…………..算了!」藺晨氣不打一處來,一個起身出房門去了。


※※※※※※※

「晏老啊~~~」


藺晨一個勁兒衝到晏大夫房裡,才進門就呼天搶地起來,說是身子不爽,難受。


「腦子難受,不...

[靖蘇/琰殊]四海番外 年年為客遍天涯 (二)

(二)


治水案:數日不見,治水外出旅遊一段時間,這兩日才回家繼續寫稿,所以各位不用擔心番外會坑,基本上已經寫得差不多了,只是中間有些環節補上,全文就結束了。


其實治水心裡是很矛盾的,又希望趕快寫完,又希望這一段寫稿的時光不要結束,但是一曲高歌猶有盡時,何況只是尋常調子,把四海文作一個結束,治水才有辦法專注在接下來想做的事情上,感謝各位對作者任性的包容。


藺晨這個人一進蘇宅,先是嚷著餓肚子,又是逗著飛流玩,整個蘇宅都被他掀起了一層地皮,被梅宗主這地頭蛇強行鎮壓之後,他才心滿意足地裝正經,揮舞著扇子跟梅長蘇說話。


「噯,我兩隻腳都要給你跑斷了,你這樣對我。」...

[靖蘇/琰殊]四海番外 年年為客遍天涯(一)

番外 年年為客遍天涯(一)


治水:此句出自 宋 趙長卿 〈阮郎歸·客中見梅〉


治水按:雖然取了個很雅的標題,文章裡面有一半都在說吃的.........有關飲食的部分,大部分是治水在網路上搜尋到的,紙上談兵有不是之處,敬請指教,謝謝。


靖王蕭景琰於九安山保駕有功,加上在回京後對於叛亂兵將都算寬容處理,也贏得了莫大人心,不日便被策封為太子。


梁帝回京之後,收拾爛攤子勞心甚多之外,加上譽王自盡於天牢中也是個打擊,


只是太子自回京後起至被策封後,雖說是因為頗經歷練,行事更加沈穩,但明...

[瑯琊榜][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本傳完)

 (二十七)


治水按:今天比較晚貼文,文章也比較短,是因為治水寫了一段英王向靖王解題的過程,可是寫了半天,治水自己覺得這不像是英王會囉囉嗦嗦講的話,所以就先挪走了,可能會在番外適合的橋段寫出來。


四海為家君是客的本傳至此算是結束,,很久以前就寫好了,而我覺得結束在文章最後的一瞬間,是本傳最適合的部分。

剩下的部分就因為想寫文章,卻又不想像本文一樣,必須依著時間線來寫,所以就乾脆當作番外來寫也比較好,英王在此放下的貂裘,是他去蘭園時穿著的那件,也是他對過去最後一點執念,英王結局會在番外之一做交代。


文章即將收尾,雖然瑯琊榜已經過去兩年了,但是有些東西是會長留人心的,...

[瑯琊榜][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二十六)

(二十六)


每次看一次瑯琊榜就要被言侯爺帥一臉是怎麼回事(砸鍵盤)這樣為他加戲怎麼得了啊!!


獵宮三日,對於最後歷劫歸來的人而言,是鮮血、火焰與戰鼓隆隆聲交織而成的三日,沒有人可以忘掉這三日,在這三日之中有人倒下,卻有更多人頑強挺立、堅持抗敵,而一向看似軟弱、未歷刀劍染血的人,卻也表現了不屈的剛烈之風,比如言豫津,還有其他無數有名無名之輩。


對戰五萬慶歷軍,禁軍與眾府府兵一直拼命抵擋,敵兵用攻城木撞開寨門殺到殿門下時,已經是負隅頑抗之勢,參戰者都明白,只要倒下一人,宮門內眾人存活可能便少一分,卻還是拼死反抗。


待到霓凰郡主帶著衛陵人馬衝進來時,,...

[瑯琊榜][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二十五)

(二十五)

譽王率領五萬兵馬,數日內就會進發到九安山,意圖弒君自立!


這消息一打下來,第一知情的人們都傻了,還是梅長蘇和靖王先鎮定下來,反對了蒙摯大軍還都的主張,就著桌上的九安山形勢圖,討論著若皇帝一行退至獵宮,往後的應對之方,以及有多少時間可以支撐。


難題在於譽王有五萬兵馬,禁軍只有三千,就算是加上各府護院、近衛與家將,能在九安山獵宮能夠死守到何時,要怎麼樣才能撬開一絲生機?


梅長蘇一邊苦思時,隨手抽出靖王腰間長劍,這原是他早時想事情的習慣,靖王見他全神貫注,欲發似過往一樣,狹長雙眼明亮有神,倒是一時忘了病痛,不自覺也生出能度過此關的信...

[瑯琊榜][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24)

(二十四)


最近看了些網路上放的軍師聯盟cut片段,又被荀令君給帥了一把(捧頰),言侯老歸老,畢竟是美人,到哪裡都是這般把人迷得不要不要的。


這一路前往九安山路途漫長,梁帝畢竟上了年紀,醒著時便看些政事,但是也比較易累,累了有時打個盹,有時撐著不睡乾脆令隨行的靜妃登車一起說話,今日也是如此,只是說著幾句忽然想起靖王。


「景琰最近有些不大開心,你知道原因嗎?」


靜妃一邊幫他捏著肩頭,一邊道:「臣妾見他精神還好,是否是朝堂之上有何煩心之事?」


「最近忙了些,但都不是什麼大事。所以妳也不明白?」梁帝是覺得這個兒子近來情緒低落,在朝上除...

[瑯琊榜][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二十三)

(二十三)


草原遇襲時,兩人相認之後,雖是歡喜激動了一時片刻,但梅長蘇立刻咳得幾乎要吐血,嚇得兩府人馬趕緊將梅長蘇送回金陵城蘇宅後,果然兩人挨了被「命嚇短了四個月」的晏大夫一頓臭罵。


兩人這樣白走一遭,春景沒半分賞到,一身狼狽又是火又是水的,著實狼狽,下人連忙端著水盆要為兩位主子梳洗,可那靖王與蘇宅主人一起坐在席上,好長一段時間靖王看著梅長蘇只是滿面傻笑,完全對外界一切聽而不見、聽而不聞。


還是梅長蘇先鎮定下來,要靖王答應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萬萬不可再走漏風聲,以後要聯絡,暫時還是傳訊方式聯絡,又囑咐務必查清異國探子貿然發難,非殺周玄清不可的理由。靖...

[瑯琊榜][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二十二)

(二十二)


方聽到異響,多年經驗讓靖王不假思索地一把撲過去,將梅長蘇和周玄清扯得壓低身體,果然便聽到錚錚聲響落,只見數枚袖箭深深釘進在原本坐著的木製桌椅上,箭身透亮閃著寒光。


「弩箭!」這是一種由強弩射出的暗器,即使敵人大約埋伏在十數丈之外,只要準頭了得,被狙擊者也是命懸一線。


「蘇哥哥!」飛流一邊跑過來,身上盤著白玉蛟,腋下夾著青龍子,一邊跑一邊喊著:「危險!快走!」


茶棚中,飛流與靖王將梅長蘇和周玄清護在身後,梅長蘇攙著周玄清,心中也是怒意高漲,這波刺客來得倉皇,若不是己方人數太少,倒不是難以對付:只是久病數月,這江湖上就...

1 / 10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