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番外]天涯霜雪霽寒宵 (完)

(六)


治水按:本來寫到萬里的時候,文章就應該結束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又被言侯爺萌到,所以又寫了這篇文。


另外為何斷文了一小段時間,除了三次元工作忙碌外,主要是治水正在忙著校稿,但是四海1-18是一年半所寫,當時沒想到自己會寫到這麼久,更沒想到自己後來會把文章重新寫完,所以之間很多部分要做修整,其實滿耗力的。


在此順便做個廣宣:四海文紀念版預計在今年年底釋出,到時候有在之前印調留言的都會再用私訊通知或確認意願,目前還是以臺灣預定的為主要,謝謝各位對四海文的支持喔。


有一個人,他是天之驕子。


這個人落地已是中宮嫡子,又兼秉性聰明,心懷大志,在時勢造就...

[四海番外]天涯霜雪霽寒宵 (五)

曾有人對言闕說,言闕,你是我一代人中的翹楚,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福份最深之人,你有長命百歲之壽,望你不計前嫌,繼續扶持大梁國運。

 

言闕果如那人所說,他活了很久,活到比他預計得還要久,活到他的兄弟、朋友、敵人與仇人都倒下了,看到了他們下場與結局。

 

如此,言闕可以說,他沒有白活這一場。

※※※※※

十多年前,金陵才剛熄了一場朝堂的腥風血雨,許多獲罪官眷沒為官奴,在兩年內才逐一由官府所屬的牙人分進樂坊或發往各地方再作買賣或分配,這時各地居然傳出有良家子女被人販子藉機拐帶,混入官奴藉以買賣牟取暴利,當時一時即使是天子腳下的金陵也是家家膽戰心驚,無不小心謹慎看管家中子...

[四海番外]天涯霜雪霽寒宵 (四)

(四)

有幾次,言闕深夜醒來,在深夜難得捧出自己昔日愛撫的琴,珍而重之撫過那把琴兩側雕鑿的桃花圖樣,以及已經毀壞捲曲的根根琴弦。


當年新婚燕爾時,妻子最愛在他彈琴时偎在他肩頭,哼著金陵民間情歌。言闕成親得晚,妻子小他近十歲,故妻子曾戲言來生太遠,也許言闕已經有了相約來生再聚的人,故妻子言只願與言闕此生相約,一十二時不分離。


 人人要結後生緣,儂只今生結目前,一時二時不離別,郎行郎坐總隨肩。(出自山歌 黃遵憲)


但妻子去太快太早,她去的那年委實發生太多事情。


後來言闕鉸斷了琴弦,一生裡既然再無知音,亦不需琴弦訴說心音。


可言闕一生的...

[四海番外]天涯霜雪霽寒宵 (三)

即使是言闕,他對他今天造訪紀王府的真正目的也沒有多大把握,因為英王是那種天生沒低過頭的人,至少在他記憶中沒有。因為英王這種人,是天生的金枝玉葉,而言闕對金枝玉葉的解讀,跟別人不一樣。


這種人不管是遭遇多大的風浪與折磨,都不會讓這種人輕言認敗,那怕是命如薄紙,壽如殘燭,都會鼓起一生餘勇,鬥到至死方休,這種人的骨頭是鋼做的,他們的心是石頭煉成的,所以才叫做金枝玉葉。


所以言闕雖是如願見到了人,卻沒有馬上挑明來意,反倒是英王歪著頭,有些好奇地問道:「你今天來,總不會只是跟我話別吧,言闕,你可還沒那麼老啊。」


「重遐兄說笑了。」言闕字斟句酌道:「如...

[四海番外]天涯霜雪霽寒宵 (二)

言闕難得有心想串門子,這一日特地坐了車,前來紀王府拜訪。


紀王府今次冷清許多,以往紀王家絲竹之聲不斷,今日卻甚是冷清,只聽得府內總管的吆喝聲。


大梁募兵,各家親衛、府兵、護院也有不少人響應國難,慨然從軍,紀王府支持大梁出兵,故從軍者據說府中不僅給予盤纏、冬衣,若是平安歸來,紀王府一律重新啟用,奉祿並加上一倍,於是從軍者甚為踴躍。


那總管身後都是買辦好的行囊物事,旁邊有人捧著一封封銀兩,總管正拿著名單一個個清點發放,見是貴客,驚得連忙拋下手中卷宗上前問安,連稱怠慢。


言闕笑道:「我今日只是經過,心血來潮來拜訪一下你家的王爺,...

[四海番外]天涯霜雪霽寒宵 (一)

天涯霜雪霽寒宵 上


註:標題出杜甫詩〈閣夜〉 


耶!慶祝四海確定出書!發個番外慶祝一下!這篇主要是以言闕為視線為主線,把一些四海本文中沒解決的線頭處理一下,然後始終被言侯帥一臉!


雖然要做的事情千頭萬緒,但是四海確定出書了,只是出書時間約莫是在年底,感謝在DM下面留言的各位對四海的支持與愛護,希望能順利出書把書寶寶交到各位道友的手中!



那年言闕不滿十歲,已經是先帝特選進宮與皇子們在宗學一起讀書的伴讀。這一次,他奉父親之命,帶父親偶然發現卻極賞識的一個寒門學子入宮面聖,那人比自己年紀略長,但因出身不高,若非言闕的父親言太師身兼帝師...

[瑯琊榜]四海為家君是客 印量調查

佔tag抱歉,過了調查時間後會自刪。


因為這兩天三次元發生的一些事,讓治水心情有點低落,於是萌生了想把四海三部曲印成書當作紀念的想法,摯友是說如果是這樣不妨開個調查,已經開始詢問排版和封面事宜,但是對方也還在考慮中,故仍是未知數。


內容:四海為家三部曲 (另外可能把之前短篇印成另外一本合集)


內容可見Lofter全文,但因為治水之前寫的時候都是寫了就貼,錯漏很多,故會全部重新校對。


出版日期與售價:未定,故成書後送印時會個別確認、通知,若只出紀念本亦比照辦理,若是最後未能成書,也會一一告知。


另外,因為治水現在尚未詢問友人可否幫忙處理大陸通販事宜,所以有...

[靖蘇/琰殊] 萬里為客終歸去(全文完)

(下)


大梁追擊大渝軍,逼得大渝軍不僅退回原國界,甚至被攻破邊城,如今渝梁情勢逆轉,大渝意圖收復邊城,大梁主軍進駐邊城,部分則城外紮營。


蒙摯端坐帥位,下面兩排都是各兵營主將,蒙摯見人已到齊,便朗聲道:「今日召各營主將前來議事,無非是當前大事,就是我大梁既已進入大渝國境,是否要繼續追擊。」


「正該追擊!」有幾個想繼續建立軍功者意氣風發,站起來道:「元帥!屬下建議誠著這勢如破竹的,將大渝一舉擊潰!」


「是啊!」


「元帥,屬下以為不可。」已經升至副將的言豫津起身道:「屬下以為,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不可再深...

[靖蘇/琰殊] 萬里為客終歸去(中)

(中)

(中)

「少閣主果真眼力超凡。」英王笑了笑,隨手將日誌放下,將一手手腕擱在椅子的扶把上,「本王是來求診的。」


藺晨也不多言,上前坐定後,按了英王脈搏,沉吟半晌道:「實不相瞞,王爺身康體健,再看方才殿下所示,肌骨血氣之活絡勝於常人,無病可治。」


英王聞言哼了一聲,盡是不屑語氣:「這答案從本王十七歲起到現在沒變過,本王都聽煩了,江湖郎中果真盡是庸醫。」


「那我換個說法行嗎?」藺晨放下手,沒好氣道:「王爺精神钁鑠,老當益壯,只要沒死透,再活個百八十年也沒問題,這樣說王爺滿意了嗎?」


英王嘴角牽起,冷笑道:「本王有說是...

[靖蘇/琰殊] 萬里為客終歸去(上)

治水按:


本來已經寫好,但是原本的篇章會幾乎以英王為主角,想一想之後還是重新做修改,但是因為治水對於軍事一概不通,所以只能憑著想像和一些網路資料瞎寫,有獻醜之處敬請海涵。


「欸,你教我弩箭,我教你寫字好不好?」言豫津這個體面的世家小公子,現在穿得蒙頭蓋臉,布衣短甲,腰配匕首,躲在一條山溝裡面探查敵情,等待時間漫長,他有一搭沒一搭的與和他結伴的同袍聊天。


「誰說我不會寫字了?」和他說話的人也是戴著兜帽,但是臉上有一半貼著藥布,一半是火燒傷後的痕跡,下半張臉藏在領巾裡面,所以連說話聲音都帶點甕裡甕氣的感覺。


「你如果會寫字,為何飛書都是用炭筆畫的...

1 / 11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