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全面攻佔2X正聯,微復聯】[Mike/Ben] Mondo Bongo (10)

班傑明‧艾許曾經見過神,它高立在天空之中,璀璨如明星,照亮黑夜。

 

任何仰望者都為此不由得自慚形穢,何況是向天空揮拳,無異是自取其辱。

 

班傑明信神,但他卻曾對神這樣狂語:「不要背叛他,你一定要瞭解布魯斯值得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

 

「總統先生,你的擔心是多餘的。」天神微微彎起湛藍的雙瞳,直視著班:「我愛布魯斯,勝過愛陽光照射在身上的感覺。」

 

班傑明‧艾許相信神的存在,卻曾經對神發出如此狂語:「不要背叛布魯斯‧韋恩,否則你會後悔,我一定會讓你後悔離開他。」

 ※※※※※※

那個口袋深到地心的傢伙警告麥克‧班寧,說最好不要妄想背叛班傑明‧艾許。

 

對此土豪的理由是:「很多年前,班曾經抓狂過一次,一個城市差點就此陷於火海。」


所以,那怕麥克‧班寧只是想想,那個土豪都會為了世界和平來宰了他,

 

字面意義上的。




麥克哼了一聲,說得好像這傢伙現在就不想宰了他似的。


「你有你信仰的神,我有我的。」


讓我們各走各路,各自為自己信仰的神而戰吧。

 ※※※※※※

很少人知道總統先生的中間名是什麼。

 

班傑明‧艾許向來很少使用他的中間名,他總是謙說這世間有著比他更適合他中間名的人,他總是開玩笑地稱呼那個人「許珀里翁」*。

 

註:許珀里翁是希臘神話中的泰坦巨人,比阿波羅更早的太陽神,其名意思是「超越之人」,超越天空之人便是指太陽神了,這裡班認為超人比他更偉大,更配得上太陽神之名的意思。

 

麥克‧班寧才不在乎飛在天空的是巨人還是蝙蝠,他只知道,班傑明‧艾許即使是最平靜的時候,他也可以輕易讓凡人俯首稱臣。

 

他是他愛與溫暖的來源,他的阿波羅*

 

註:在DC世界裡面,雙面人的舊名是Harvey ‧Apollo‧ Kent,後來為了和超人有所區別,才改為Harvey‧Dent,所以這裡筆者將這個中間名偷偷塞進班的全名:

※※※※※

不要惹火麥克‧班寧。

 

每次麥克聽到這種低語時,說實在的他不會感到高興,什麼嘛!他只是公務員,認真工作,領一份國家的死薪水好嗎?講得他好像是隨時會暴走口吐金光的宇宙怪獸一樣,如果真要說這種話,乾脆他的照片用紅線圈起來,做成警告標語貼在白宮門口,是不是能更能阻絕恐怖份子啊?

 

麥克很鬱悶,好好工作還要被這樣消遣,那怎麼沒人說不要惹火美國總統,他可以下令發射核彈耶!

 

麥克當時交往的男友是個寬宏大量的男人,總是笑著說:別生氣,不然我幫你把照片放在社群網站上做澄清好了。

 

麥克哼了一聲:謝謝,我還不想當恐怖份子的靶心,我還享平安活到退休,琳恩的教育費很貴的。

 

麥克的男友故做受傷狀:你這是歧視我,我只是個約聘制的公務員,約滿走人後就算有點退休金,但是若新工作賺太多還會被砍退休金呢!真擔心我將來連兒子的大學學費都付不起。

 

麥克聳聳肩眉毛:「嗯,核彈密碼果然就是要這時候派上用場的。」

 

「才不用那麼麻煩,我只要跟你結婚,就可以得到你的全部財產了。」他的金髮男友向他丟了個文件夾,不無得意地說。

 

「………你得讓我保有我的酒櫃,裡面可都是最純正的蘇格蘭威士忌。」

 

那人皺了下眉頭,「我支持美國製造。」

 

蘇格蘭裔出身的某人瞪著男友,鄙夷地哼了一聲。

 

「嗯?」那個人歪著頭,金色的雙眉間壓出一道皺紋。

 

那道皺紋太可愛了,讓麥克不由得放鬆了警惕心,只迷迷糊糊地接受了男友的吻。

 

三個月之後,班寧探員的男友成了班寧探員的未婚夫,這位未婚夫先生號稱兩袖清風,除了身後的拖油瓶,陪嫁裡面最有價值的是一整櫃波本。

 

嘖。

 

麥克決定以後不要隨便惹火他的丈夫,他還不打算讓出他的酒櫃。

※※※※※※※

他沒想到富蘭克林居然也會抓狂。

 

「木乃伊可能恢復成人類嗎?」

 

麥克要是知道只是問這個問題都會讓富蘭克林抓狂的話,他一定會記得要低聲問的,但是他怎麼會料到富蘭克林一直很在意維克多的一舉一動?

 

所以當維克多還在猶豫不決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時,富蘭克林已經從暗處出來,一臉盛怒地撲向維克多,彷彿想要掐住維克多脖子捏死他,如果不是史帝流士,抽出長矛架住擋在維克多面前,列奧尼達也拉住了富蘭克林,不然麥克還真抓不住抓狂的科學怪人。

 

「呼殺!」護著維克多的史帝流士神情變得狠絕,一口鯊魚般的利齒張開,彷彿富蘭克林如果真的暴走到連其他兩人都抓不住,想傷害維克多也要殺了他………呃,考慮到他是木乃伊,那就算是踩過他的屍體吧。

 

其他的木乃伊和飛龍看狀況有異,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也都飛了過來,兩方一時陷入面面相覷的狀態,不好的那種,

 

富蘭克林被拉著,是沒有再有激烈反應,但是他的那雙海藍色眼睛在狠狠地瞪向另外一個世界的「父親」一會兒後,咬牙切齒地說:「然後呢,你會答應吧,然後再背叛我一次嗎?」

 

背叛?為什麼把木乃伊還原成人類,在富蘭克林心目中是背叛?麥克有點摸不著頭腦,一邊拉著富蘭克林的列奧尼達似乎也很茫然。

 

只有維克多,他驚慌的表情變得空白,卻也沒有說話。

 

只有會富蘭克林知道富蘭克林多麼天才,他能創造奇蹟,每一個維克多‧富蘭克林都成功地給了一個人造怪物靈魂、生命,這是連惡魔都做不到的事情。

 

「可你不一樣。」維克多面有愧色,低聲道:「你不一樣,我的富蘭克林………沒有你那麼清醒。」

 

「可是每一個世界的你都後悔造了我。」富蘭克林冷笑道:「我知道惡魔為什麼帶你來,一百年前他們就這麼對我做過。」

 

但在您的世界裡,故事不一樣,是你成功地把那個我殺了,然後活下來了。

 

「所以我看見你的第一眼起就在後悔,我後悔的是為什麼不給我的富蘭克林多一點時間!」維克多也爆發了,他在史帝流士的手臂後面,也在大喊大叫:

 

「我每一刻都在想,如果我再給他一點時間,也許他就會像你一樣完美!」

 

「那您應該給他一百年的時間!」這樣怒吼完之後,富蘭克林掙脫兩個人的箝制,如一道陰影一樣離開了,但他的怒火像一場暴風,把在場之人都燒得灰頭土臉的。

 

沒人知道為什麼科學怪人何故如此怒火中燒,或許維克多知道原因,但是他只是沮喪地隨地坐下,又將那本隨身筆記本拿出來,緊緊捏著不說話,所以木乃伊和飛龍的眼光只好通通投射到問問題的人。

 

麥克‧班寧覺得自己倒楣透了,國際交流真的是高風險職業,難怪每年外交部都哀嘆招不到人。

 

※※※※※※

那個少年天使誠懇道:「我覺得你該冷靜點,你會被自己的流彈擊中的。」

 

班瞪著對方,但是對方說得是事實。他半晌大聲喊道:「那是因為我剛剛……..有點忙!」他不是要故意這麼無禮,而是他剛剛偷用警用無線電,冒用警察身份通報了高譚市鎮暴警察到哪裡去追捕出逃的反派們,這麼忙的時候,開槍沒有準頭別人也應該體諒一下,比如剛剛被他的同伴揍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的那些反派。

 

好吧,好吧,盜用警方無線電,濫用槍枝之類的,但是也要等到警方抓到他才有用,對吧。

 

不過班也竊聽到,蝙蝠俠不知為何沒有參戰,甚至沒有出面收拾小丑,班覺得這非常奇怪,但是他聽到重要消息:黑洞只造成以法院為中心的龍捲風,沒有造成更大災害,是因為韋恩企業在疏散法院中的人們後,緊急出動了實驗中的新機種架設在頂樓,暫時減緩了黑洞擴大的速度。

 

暫時。

 

「至少軍方調派過來的,裝備更精良的鎮暴部隊馬上要趕到了,謝天謝地。」那個少年天使悄悄把自己手上的流彈丟到角落。

 

「先生,您還是要繼續前進嗎?」克拉克不無憂慮地說:「雖然您告訴我您的想法,但我還是覺得這樣太冒險了。」

 

班面對克拉克,勉強扯出一個笑臉:「做與不錯,我總得選擇一個。」

 

這是我的世界,我有責任為它的未來賭上一把。

 

克拉克似乎被感動了,真誠道。

「雖然我從沒見過您,但我認為您比蝙蝠俠還勇敢。」

 

班楞了一下,連忙道:「不,蝙蝠俠比我偉大多了,他不在這裡一定有理由的。」

 

我是個曾經恨過蝙蝠俠,甚至曾經跟他作對過的人,但我承認他是個偉大的人,他現在不在你眼前,必然是正在為了這個都市奮戰,所以我要盡我所有能力,讓這個都市還有明天。

 

即使你今天不會遇到他,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一定會見到他。

 

「啊哈!多麼偉大的演講,幸好我沒來遲!」一個響亮的尖笑聲響起,雖然有點狼狽,是那張永遠大笑的慘白臉孔,扛著散彈槍,好整以暇地坐在某台車上,背後還跟著一個配壯漢,臉上戴著遮住半邊臉部的呼吸器,手裡握著一把平常尺寸兩倍粗細的棒球棍。

 

小丑,還有班恩。

 

小丑咧著嘴角,歪著頭打量著班:「『你究竟是誰?』」

 

這時候那個少年擋在班前面,他背對著班,語氣堅定道:「先生,您先前進吧,讓我來對付他們!」

 

班只猶豫了一秒,他就轉身往目的快步衝進去了。

 

法院大門就在眼前了。

 

背後響起恐怖的槍聲,班祈禱少年是他想的那個人,是未來將出現的那個神,如此之外他只能往前進了。

 

他到達了大門,費力拉開半毀的大門,要跑進去瞬間,他仍是不由得回頭一看。

 

只見一群人開著坦克車撞開了原本堆疊的車輛,一個高大強壯,全副武裝的特種部隊隊員跳下坦克車,正在跟班恩搏鬥。

 

少年已經不知去向。

※※※※※※

哥譚法院一片黑暗,沒有人,不知道為什麼也沒有電,只有安全警示燈微弱的光芒引領著班往記憶中的方向前進。

 

「可惡,電梯不能用!」班一搥面板,氣惱地罵了一聲,只能改從樓梯一層一層地跑上去,但是就在經過某間門的瞬間,班停下腳步。

 

一個念頭像電光石火般閃過他腦中。


评论(1)
热度(8)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