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全面攻佔2X正聯,微復聯】[Mike/Ben] Mondo Bongo (11)

(11)

筆者案:遲了這麼久才更新,主要一直沒決定到底要怎麼安排橋段,因為時空一直跳來跳去了,沒有時間靜靜有點寫不出來,這篇文大概再一章就可以完結了。雖然時間也有點晚了,不過還是想做一下調查,想問問看如果出本紀念的話,會有想收的道友嗎?會比較想收狂熱靈魂還是 Mondo Bongo呢?


「國際交流通常有害生命安全,各位能奮戰到現在,辛苦了。」

 

在一次交通意外、兩次天氣異變和0.5次(另外0.5次表示只差沒有輸入第三層密碼)的飛彈危機後(然後它的危機指數顯示不要公布對地球人比較好),身邊只剩下幾個人的總統只能無奈地如此結論。

 

「星際交流也是!總統閣下您不知道重新招募人員有多難。」現任國務卿暴跳如雷,考慮到他隨行的次卿與局長級人物殉職人數,麥克表示默哀。光是麥克自己所知,這兩年行政部門人力短缺,有些特殊部門人員兩年內洗牌就洗了三次(比起麥克的單位還多了一次)。

 

國務卿這傢伙自己倒是不懼生死,但是他這次有幾個部門又被清空一次,小部分是因為殉職,大部分是因為看見了(嗶-------)的事情,想來順利逃跑後應該不會回來了。

 

這些臉上有八條觸鬚的的傢伙怎麼都不考慮重新招募人員的準備工作會多危害我的精神健康呢,國務卿幾乎是痛心疾首,只是總統也沒辦法同情他就是了,誰叫這傢伙一直主張用攻擊性防禦,徹底惹毛外星人呢?

 

一個前來支援、幸運地跟著總統一行一路逃到最高樓層的炸彈專家,從他厚厚的面罩內發出聲音:「相信我,長官,他們已經算是比較好商量的了。」

 

「謝謝你,」麥克翻了個白眼:「根本沒在幫忙。」

 

對方的防護服已經被炸得到處都是破洞了,只有面罩還死死蓋著臉,這位拆彈專家很努力地從防護服裡面做出聳肩的動作,聲音含含糊糊道:「雖然這不是我的第一專長,但是我幹得也不錯啊,你們不是活下來了嗎?」

 

「麥克,你們很熟嗎?」班試圖減低大家的緊張感,以閒聊的語氣問道。

 

「很多年前,我們在一場都市大暴動中合作過。」那個炸彈專家的笑聲很模糊:「我親眼看過他打倒上臂肌有麥克的兩倍大的傢伙呢。」

 

「我不相信。」總統顯然不同意這個觀點,他嚴肅道:「這傢伙的上臂肌有多大我親眼見過。」

 

那個炸彈專家吹了個口哨:「哇哦~我不會因為知道了這個要簽保密協議吧?」

 

麥克終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閉嘴,吃你的口香糖吧。」

 

雖然時機有點奇怪,總統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聽到這個笑聲,房間裡面所有人都產生有一種奇怪的信心。

 

他們的總統是神佑之人,所以他們會得救的,一定會再一次看到太陽升起。

※※※※※※※

麥克捏著眉心,他就是缺少了班那種自然天生、能讓人放鬆的能力,然後遇上這個陰鬱到可以冒出黑煙的傢伙,他實在不確定現在走上去是否是最好時機。

 

「你要站在那裡多久?」冷不防那渾身黑煙的身影飄到他面前,原本海藍色眼睛完全隱在兜帽之下。

 

麥克聳聳肩,遞一罐東西給富蘭克林:「我猜你需要冷靜一下。」

 

富蘭克林哼了一聲,「可樂?你當我是什麼?小孩子嗎?」不過還是接了過去,「剝」一聲扭開瓶蓋,喝了一口。

 

「對付未成年,這個就夠了。」麥克手一攤:「雖然我喜歡蘇格蘭威士忌。」

 

富蘭克林皺皺鼻子道:「我不喜歡喝酒。」

 

「哦。」

 

麥克看富蘭克林一口一口地喝著可樂,喝完後還意猶未盡地舔著瓶口,然後皺皺眉頭:「沒有了?」

 

「…………我零錢沒有帶夠。」

 

甜食攝取量不足,那雙海藍色的眼睛不滿地瞪了過來,麥克表示這眼神就跟每次班吵著想衝浪他不准時一個樣子的哀怨。

 

然後面有人的殺意默默地在捅麥克的背,眼角餘光看到列奧尼達在跟他比著看也看不懂的手勢,不好意思,他不懂希臘手語,於是直接略過了,他忍下想把這對狗男男用魚叉串在一起的衝動。

 

「你喜歡的那個人,他會這樣亂發脾氣嗎?」富蘭克林忽然問道。

 

「哈?」

 

「我不傻。」富蘭克林這次真切翻了個白眼:「我知道你為什麼對我特別關心,是因為你一直認為我長得很像你關心的人,我想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你口中的那個「班」是個怎樣的人?

※※※※

「我真不敢相信,居然還能用。」用記憶中的密碼順利打開辦公室保險櫃的班悻悻然地咕噥著,「現在我可知道麥克那時發現他密碼還被沒取消的囧樣了。」

 

保險櫃裡面的東西絲毫未動,甚至連哈維‧鄧特的幾張照片都還在裡面,班努力不去想,想盡辦法將這個保險櫃保留下來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他只是專注找他要找的東西。

 

終於,班找到他尋找的東西,當他握著那東西時,他深深呼吸了好幾次,他知道裡面會是什麼,它會再次改變他的人生,但不是今天。

 

是總有一天。

 

班拉開辦公桌抽屜,將它放進去。

 

抽屜闔上的瞬間,忽然感受到地板震動了一下,辦公桌上的東西微微漂浮起來,然後又重新落在地上。

 

韋恩的機器只能暫時阻止黑洞擴大,顯然阻擋不住的時間點不會很久了。

地面再次震動一下,這次關上門離去後,班沒有再為任何事情停留。

※※※※※※

你愛的人是怎樣的一個人?

 

「他………….有點理想主義,有點呆,永遠把工作和職責放在第一,可是他私底下很愛笑,很勇敢………..」這樣說的時候,麥克不由得轉著那一對套在手指上的戒指,自顧自陷入沈思,最後做出結論:「………….他是我的太陽。」

 

富蘭克林沈默了一會兒,手指慢慢捏緊可樂罐,慢慢地說「…………果然是這樣,我永遠也做不到這些,我只是努力像人而已。」

 

「所以父親雖然造了我,卻始終無法真正愛我。可是父親第一眼,就深深被史帝流士吸引了,這也沒辦法,但這並不公平。」

 

史帝流士就算是現在這樣,他也擁有真正的靈魂,不像我,那怕經過一百年,人造的怪物還是比不上真正的人類。

 

啊,麥克陡然明白了。

 

藏在富蘭克林心目中,超過恐懼與厭惡的,像海一樣深沈又複雜的,是愛。這才是富蘭克林生氣的原因:因為認為不被維克多所愛,所以無法忍受維克多意圖創造其他的奇蹟,他希望自己是維克多唯一的造物,唯一的「兒子」。

好吧,麥克現在知道琳恩當時跟自己一起吃早午餐時,為什麼一直用叉子猛戳炒蛋的原因了。麥克現在也很想抄起他的長矛劈頭給富蘭克林來一下。

 

麥克一直以為富蘭克林只是剛好長得與那個人很像,事實上他們就是很像。他的班看似溫和平靜,經歷過許多難受的事情,獨自度過了很長一段難熬的時光,無論時光如何流逝,還是那麼感情激烈,

 

卻又那麼愚蠢。

 

明明擁有了一個世界,擁有了抱在懷裡想呵護的小生命,擁有那麼多追隨在身邊的身影,卻自卑認為這世界上不會有人再愛上他了,也不值得再被愛。

 

好吧,想不到他麥克‧班寧居然也有追求愛與和平勝過戰爭的一天,這一天絕對是他的黑歷史。

 

「你該不會以為我是幫史帝流士開口吧?」麥克道:「我才沒那麼閒去管那對狗男男的基情。」

 

富蘭克林猛地轉過頭,「胡說!」頓了一頓後,又兇惡地說:「不准這樣說我父親!而且他跟那個鯊魚嘴木乃伊也沒任何關係!」

 

鯊魚嘴木乃伊?麥克嘴角抽了抽,好容易忍著笑意:「好吧,不過有人倒是很想跟你搞搞關係。」

 

麥克道:那個拜託我問的人,他並不是想跟你的父親,維克多‧富蘭克林一起活下去。

 

他是想富蘭克林,一起活下去。

 

富蘭克林抬起頭,驚訝地看向麥克。

 

嗯哼,麥克滿意地看著富蘭克林睜著眼,像是小動物一樣,深海藍的視線被他伸出的手指牽引著,緩緩地轉頭往某方向望過去。

 

這時,一直守在旁邊的一國之君發現自己變成視線焦點,有點不自在的扭了一下脖子,慢慢從陰影走出來。

 

嗯哼,麥克悄悄退到一邊,順手把本來想投入養父懷抱的小白龍尾巴拎起來,扭動掙扎的小白龍噴著氣不滿地瞪著麥克,麥克露齒一笑,撓撓她的肚皮,小白龍雖然不滿,還是接受他的收買,窩在他懷裡不動了。

 

就在麥克準備退到一邊深藏功與名的時候,忽然飛龍尖利的示警嘯聲此起彼落地響起,同時天空忽然急速地暗了下來---

 

不知何時,惡魔已經拍著翅膀,佔據了麥克等人的視線,為首者手裡舉著一根長矛,矛尖閃著格外冷冽的光芒。

 

惡魔,傾巢而出!

 

※※※※※※

「呼呼……….幸好麥克一直堅持叫我健身………」終於在只剩半層樓在要到達頂樓時,原本關著的門忽然打開來。

 

「『是誰在那裡?』」兩人同時發問。

 

一個人持槍出現在樓門,槍口對準了班,銳利藍眼卻在看清了站在樓梯間的人後,像是不敢相信地遲疑了。

 

「布魯斯?」

 

「……………..哈維?」

 

 


评论(1)
热度(8)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