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攻佔2X正聯,微復聯】[Mike/Ben] Mondo Bongo (12)下

告訴我怎麼關掉儀器,讓我飛上天空,穿過黑洞回到屬於我的時空裡去。

 

「這太危險了,你會死!我不能讓你冒這種危險!」布魯斯的臉色很蒼白,拒絕孤注一擲:「一定還有別的方法!我一定找得到關上黑洞的方法!」

 

班真的很想翻白眼,他早就知道布魯斯很難說服,更是一個無藥可救的理想主義者,但是真的要在這時候嗎?分秒必爭啊!而且在他們對話的時候,龍捲風風勢又變大了,幾乎已經像是一道風牆,將整個法院圍住後,慢慢縮小風眼的範圍,法院建築物的邊角已經有一些不堪風壓,悄悄開始粉碎瓦解了。

 

班在風聲中大喊著:「你必須這麼做,布魯斯,關掉儀器,讓我回去!」

 

布魯斯高大的身影在風中看起來好像在搖晃,聲音在風中似乎被扭曲了:「………我做不到,哈維,我眼前發生的這一切太不真實,很多人死去了,瑞秋死了,如果連你也一去不回,這個城市會怎麼辦?」

 

班簡直是氣急敗壞,即使布魯斯找到其他方法,但若不能送他回去他的時空,班傑明‧艾許的人生也將不存在,那怕是被恐怖份子兩次綁架又差點被公開直播斬首鏡頭的人生!

 

他簡直是想對著布魯斯大喊大叫:你這白痴,你不知道這城市裡面還有蝙蝠俠嗎?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超級英雄出現,會有美國隊長、蜘蛛人、火星人、綠燈俠…………甚至是你的好朋友其實他就是鋼鐵人你不知道嗎?

 

但是面對布魯斯蒼白而頑固的臉,雙手緊握到顫抖的拳頭,班腦中靈光一閃,他恍然大悟,他知道布魯斯為什麼即使一時間相信了他的身份,現在又不敢讓他去冒這個險的原因了。

 

他們都是實事求是,險中求活的哥譚人,苦苦在這殘酷城市裡面掙扎,想面對與對抗黑暗而無奈地失敗的人,竭盡全力卻仍然失敗了,並且飽嚐失敗後的苦果,從來不希冀奇蹟。

 

但是奇蹟是真的存在的。

 

班看著數尺之外的布魯斯,他張開嘴,想告訴布魯斯:

 

布魯斯,總有一天,你會看見比現在更深沈的黑暗,但同時光明也會降臨,這世上既然有能行俠仗義的蝙蝠俠,便有能攀爬在大廈之上的遊俠,穿戴紅色鎧甲飛在空中的鋼鐵英雄,自過去返回現代的戰爭英雄,如夢似幻的亞馬遜女戰神,跑得比光還快的疾速之人…………

 

還有,那個現在正當年少的太陽神,總有一天,他會成為守護著這個世界的英雄。

 

想到剛剛分別的那個少年,班不由自主地微笑起來,然後他知道他要說什麼了。

 

「布魯斯,你得送我回去,否則我會錯過你的婚禮。」

※※※※※※

媽的,今天如果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天,他一定要向天空比個中指,不過不幸地是,他還沒打算今天就死。

 

麥克咬牙切齒地叉中一個惡魔,喘著氣將痛苦尖叫的惡魔甩出去,恐怕他和木乃伊們都沒想到,這是一場沒完沒了的戰爭。

 

惡魔們會被飛龍所傷,但是飛龍的數量並不多,人數上佔了多數的木乃伊戰士乃是受了詛咒,所以靈魂與肉體在人世間徘徊得以不死,也不會真正倒下,但是他們的兵器只是一般兵器,對惡魔的傷口來說很容易復原,對於黑暗中的魔物只是造成暫時的傷害,很快就會復原。

 

所以這場對戰,真正造成傷害的是飛龍們和麥克的長矛,麥克注意到他手上的長矛矛尖無法傷害惡魔,但是矛身可以,當年浸過英雄之血的矛身接觸惡魔時,會讓惡魔感受到灼傷般的痛苦,惡魔們想要的就是這把長矛的矛身,加上惡魔首領原本持有的矛尖,兩者合起來的力量不是加倍而是加成。

 

但是這也讓麥克變成箭靶子,如果不是因為麥克是個戰鬥狂,錯,是個傑出特工,早就被惡魔們四分五裂了,不過每當麥克咆哮著抄起矛身狠狠戳起一個惡魔甩向遠方時,他不能不說心裡一直積壓著對於被流放到異世界的怒火,終於可以狠狠爆發出來。

 

「混球!你們不知道老子趕著回家結婚嗎?」

 

相對的麥克這邊,惡魔首領手持的矛尖,可以殺傷木乃伊和飛龍,這原應戰況變成五五波之戰,但是因為富蘭克林為了保護他背後的維克多,若不是史帝流士和列奧尼達始終寸步不離,其他的木乃伊則連成圓形陣線,一邊用盾牌和長矛逼得地上的惡魔不能靠近。

 

上方則是由飛龍和惡魔纏鬥,只是做為首領的富蘭克林既然無暇他顧,飛龍中心便是年幼的龍后白龍布蘭達,但是布蘭達雖然英勇善戰,畢竟年幼,體型過於嬌小,一不留神,竟然被幾個惡魔聯手圍攻,數個黑色的火團擊中了她,讓她從空中被擊飛摔到地上,一時委頓在地動彈不得,旁邊幾個惡魔已經舉起武器----

 

「布蘭達!」白龍布蘭達對於富蘭克林而言,就像是親生的女兒一般,看到布蘭達命懸一線,他一時亂了方寸,衝出戰線,雙刀架住惡魔們的兵器護住白龍,卻也使得自己變成惡魔眼中的目標。

 

惡魔首領見機不可失,舉起他手上的長矛,向富蘭克林急衝而去,矛尖眼看著就要穿透富蘭克林的後背。

 

「富蘭克林!」

 

『吾愛!』

 

這時一個小個子連滾帶爬的衝到富蘭克林的後背,張開雙手翼護住富蘭克林。

 

是維克多,維克多不知怎麼鑽出戰團,企圖要保護富蘭克林。

 

矛尖殘酷地刺進了身軀,穿透後背而出。

 

史帝流士有著骨節分明,手指修長的手,握住了穿透自己胸膛的矛身,咧開一口白牙。

 

「史帝流士!」

 

長矛穿透勇士時,矛上的魔法恢復了史帝流士的容貌。

 

維克多說得沒錯,史帝流士的確長得非常英俊,他露出豪邁笑意,帶著鯊魚般的凶猛,但碧綠的眼睛閃閃發亮,五官深邃下巴堅毅,修長高大的身軀上肌肉結實,是麥克看過最瀟灑的人之一。

 

但是魔法也讓史帝流士結束了永生,這意謂著他將流血。

 

史帝流士只是大笑著,「喀咂」一聲,硬生生折斷了穿透了自己的那支矛,然哼將那支穿透了他重生血肉之軀的矛尖拔了出來。

 

鮮血從勇士的體內噴湧而出。

※※※※※※※

班發現布魯斯沒有表情時原來挺可怕的,差一點點就要能和哥譚的黑騎士比一下陰森程度了,差一點點他就要嚇到了。

 

「我的婚禮?」布魯斯從齒縫迸出這幾個字:「你趕著回去就是為了這個?」

 

「是啊,你用美國股市威脅我。」班盡量露出輕鬆的表情,爬上儀器,試著站在黑洞正下方:「我是攜家帶眷去參加的,他們都在等我,你威脅我說如果我不能準時到場,他就讓美國倒閉。」

 

布魯斯現在顯然認為班瘋得比哈維更厲害了,他看著班,有那麼一秒或兩秒已經啞口無言了,讓班不由得心情暗自爽了一秒鐘,老了二十歲還是好處的,至少這個當下,口舌之爭他佔了一絲絲上風。

 

但是布魯斯立刻回過神來,他定定看著正在仰望著天空的班。

 

「不是我不相信你,」布魯斯啞著聲音說:「只是……..我是哥譚人。」

 

哥譚人一向不相信奇蹟與神。

 

「布魯斯,正因為我們是哥譚人,所以我要這麼做。」

 

總有一天,那怕是神,哥譚人也從來不怕以命相搏。

 

高傲的哥譚國王,第一次屈服了。

※※※※※※※※

史帝流士拔出還沾著他鮮血的矛尖,在倒在維克多懷裡之前,用盡他最後的利器,將矛尖向列奧尼達擲過去,然後史帝流士倒下了,倒進了維克多的懷裡。

 

同時麥克醒悟過來,一把將自己的長矛矛尖拆下來,將矛身也往列奧尼達扔過去。

 

列奧尼達雙手高舉同時接住矛尖與矛身,等待千年後,國王終於得回他的長矛。

 

然後他將兩者合一。

 

當完整的長矛握在列奧尼達手裡時,一道火焰般的強光閃過,麥克反射性地伸手去擋,忽然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像風一樣捲起自己,將自己拋向天空,往某個吸住自己的方向而去。

 

他背後不知何時開了一個黑洞,跟自己來時一樣的黑洞。

 

「遠方的戰士,感謝汝為吾等始終奮戰不已!汝從哪裡來,就從哪裡回去吧!」國王宏亮的聲音遠遠傳來。

 

麥克只來得及低頭看著那些迅速在視線中變成小點的人們,他瞇起眼睛,他好像看見列奧尼達的長相了……….等等,列奧尼達的長相怎麼覺得讓麥克有點眼熟?

 

還來不及細思,他已經被一個背後飄著紅斗蓬,有著高聳顴骨的消瘦男子一把拉住:「天啊,班寧探員,要找到你可真困難!」這個男人自說自話,又對著麥克眨了一下眼睛:「你不介意我加速一下吧?」

 

麥克喘了一口氣,忍不住大笑起來:「拜託快點,我要趕不上韋恩的婚禮了。」

 

在被奇異博士拖著穿過無數時空時,麥克莫名有種預感,雖然他沒有留下來看到最後,但是他與那些人總有一天會再相見的。

 

但是現在,他要回家了,而他的未來丈夫在那裡等他。

※※※※※※※

 

布魯斯後退到邊緣,解下領帶,將自己的一隻手縛滴水獸上,一手拿著遙控器,嘶嘶地說:「聽我的指令,按下你右邊那個綠色按鈕,剩下就是我的事了。」

 

「布魯斯,你就不能對我有點信心嗎?」班本來的意思是想叫布魯斯躲到安全地帶,但是布魯斯只是抿著嘴唇,頑固地站在那裡,似乎決定將班的決定當作自己的責任背負起來,也就是說,萬一班失敗了,這得算在布魯斯頭上。

 

班按下了那個綠色按鈕時,一個搖晃,讓他差點摔下儀器,他好不容易穩住自己,覺得似乎浮在空中,卻始終沒有上升。

 

布魯斯手指壓在遙控器上的按鍵上,卻沒有馬上按下去。

 

「我做不到,哈維!我做不到!還來得及!我不能賭這個機會。拜託,不要這麼做!」布魯斯的聲音在風中,和哈維‧鄧特記憶中某個聲音重疊在一起,可是班現在無暇想這個。

 

「布魯斯!按下去!送我回去!」班對著布魯斯大喊,他得讓布魯斯下定決心。

 

狂風中,來自未來的舊友這樣對尚未在歲月中老去的布魯斯‧韋恩喊道:

 

因為總有一天,你會遇見一個守護這個世界的天使,這個天使如太陽般光輝燦爛,無比強大,無比美麗,而且為了愛你降落在地面上。

 

布魯斯,不管現在你有多孤獨,都不要喪失信心。

 

我們會在未來相見,到時候我們都會超越現在的我們。

 

「See You Later,My friend.」等會兒見,我的老友。

 

布魯斯的手指,終究按了下去。

 

班陡然覺得身體一輕,然後就被一陣颶風捲著往天空飛去,穿過黑洞,黑洞也在他腳下迅速關起來。

 

「總統閣下,您還真是難定位。」一個穿著黑色燕尾服,戴著黑絲禮帽的女性用禮杖鉤住他的衣領,格格笑著將手穿過他的臂彎:「我們該回去參加布魯斯的婚禮了,你不介意我加速一下吧?」

 

班鬆了一口氣:「拜託快點。」

 

天祐美國,他一定要準時趕上婚禮,布魯斯很記仇的。

 

※※※※※※

當他醒過時,花了一點時間理解自己身在何處,以及身邊那個有雙長腿的男人、正坐在他面前看報紙的男人是誰,說真的,有必要姿勢這麼浮誇嗎?

 

「我一直以為你是那個創造頭條的人,所以不必讀報紙。」當他說話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聲音沙啞,好像已經好幾天沒喝過水了。

 

布魯斯刷地一聲放下報紙,抬起頭來,他今天穿了件非常不布魯斯的黑色襯衫,襯著他臉色有點蒼白,那雙韋恩家族著名的鋼藍色瞳孔正銳利地盯著他,但是說話的人語氣很溫和:「……….我這兩天經歷了一些奇妙的事情,所以確認一下現實。」

 

他嘴角牽動一下:「………..你跟我談現實,是不是有點太不現實了?」

 

布魯斯咳了一聲,「令人驚訝的是,我還滿現實的,跟你比起來,你現在感覺怎樣?」

 

「我只是…………好像如夢初醒。」他轉頭看向窗戶,「她離開好一陣子了,對吧?」

 

「…………有一段時日了。」布魯斯謹慎地說。「你的病況最近才穩定下來。」

 

「你能幫我把百葉窗打開?我想看看外面。」以後,不管是回到阿卡漢或者監獄,也許就沒有多少機會看向天空了。

 

布魯斯將報紙輕輕放在桌子上,站起身走到窗戶邊調整百葉窗,讓外面的光線透了進來。

 

一身黑的布魯斯就這樣斜靠在窗邊牆上,他避開光明,站在陰影裡面,只有那雙藍眼眼睛在發光:「哈維,歡迎回來。」

 

他感受到有濕熱的液體從眼眶滑出來。

 

他是幸運的人,在醒來第一次及,也許最後一次看到哥譚的天空,竟然是一片陽光從葉片間暖暖透出來,哥譚市今天難得從烏雲層間透出了光明與溫暖。

 

好像未來仍有希望一樣。

 


评论(1)
热度(9)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