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0]Like a moth to a flame 飛蛾撲火(四)

Coughlin 家族很少離開美國本土,他們是美國上流社會裡的貴族,家族成員多是在大都市或中央政府擔任高官要職,所以當在內務部擔任要職的哥哥Rex夏威夷數月不回時,Robert罕有地主動打電話給自己的哥哥。

但Rex只是激動地說:「Rob,那個加百列是個邪惡天使,但是我掌握,我抓住他,也等於抓住了H50的要害,這樣那個Chin Ho Kelly就逃不掉了。」

 

「Rex,你是不是對這個案件太過緊迫逼人了?」羅伯特看過那個夏威夷警探組的案子,他的直覺認為事情應該沒有雷想像中那麼複雜,但是雷如果執意繼續攪和,可能會激怒H50和在他們背後的州長。

 

Rex一向是一個高傲的人,對自己的能力有絕對的信心,但是這一次好像太過投入這個案件了,Robert不太喜歡這種狀況。

 

「Rob,你不明白,那個Chin Ho Kelly…我一定會讓他驕傲的樣子崩潰,讓他承認他犯的罪!就這樣了。」雷這樣說完就掛斷電話。

 

所以,ChinHo Kell是個驕傲而且狡猾的男人,這是Robert的第一印象;然後在Rex被殺死後,喪禮上,Robert蓋上自己哥哥的棺木的瞬間,他決定要親自要揪出這個男人真面目,所以主動調到夏威夷來。

 

本來他沒有打算馬上現身,那會讓H50的人提早產生警覺心,所以安排了人手加入那個團隊。

 

但是Robert  Coughlin沒辦法止住自己的好奇心,他找到一次機會,想親眼看看這個團隊。

 

他沒料到他和他的目標會有一次如此親近的接觸。

 

※※※※※※※※

Robert  Coughlin 並不意外SteveMcGarrett出現在他的車旁,氣急敗壞地用拳頭敲他的車窗,所以同樣的,他也不會意外另外一邊Danny Williams直接打開車門,將Chin拉出來,因為他本來就還沒來得及把車門上鎖。

 

Robert  Coughlin 更不意外SteveMcGarrett先是狠狠地瞪著他,他的表情是如果他手上有槍,他應該會一顆也不剩地打在自己身上。

 

不過這種外交場合,向來是由Danny Williams來做交流,而Danny Williams看也不看Robert  Coughlin一眼,只是嘮叨著對Chin說些「真不敢相信你會把車子留下家裡還要我們來載你Brah」之類的話然後又對McGarrett吼些「你個白痴把你腦袋想法收起來人家可是個高官宰了他不划算」之類的話。

 

Robert  Coughlin 紋風不動,連眉毛都沒動一下,五分鐘前他已經料到發生這樣的事。

 

而Chin只是任著Danny將他拖出車,等Steve揉著額頭,最後退後到Robert  Coughlin沒辦法徒手弄死自己的距離,才聽到Chin輕描淡寫地說:「別這樣,Danny,我們只是一起吃個晚餐。」

 

「只是……………」Williams發出一聲像是被捏出喉嚨的聲音:「OK,OK,Brah,我們不要說話,我會忍不住發表我對車震的看法,這會模糊焦點,OK,很顯然你沒有騎車或開車來,所以我和Steve只是剛好經過,剛好看到你,剛好找你坐我的車一起回去。」

 

然後Robert  Coughlin聽到個子嬌小的警探輕飄飄地一句話給他:「Mr. Coughlin,我很感謝你之前為H50做的那些事,不過顯然我們現在有點急事,所以我們來帶我們的兄弟走了,很高興見到你,如果以後沒什麼機會見到你我們也會很高興,Bye。」

 

Chin嘆了口氣,無言地關上車門,同意了自家兄弟的安排。

 

但是離去前,Chin看了他一眼。

 

不用看,Robert  Coughlin坐在那裡,清楚地知道自己早已泥足深陷。

 

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領悟了。

 

一切都是從那場雨開始的。

※※※※※

跟堅照片上是一個有著堅毅臉部線條,中等身材,眼神堅定的亞裔男子,他乍看時很普通,比其這個州長直屬小隊其他成員的外表出眾,他顯然黯淡許多,但是Robert  Coughlin就是無法移開目光。

 

Rex曾經在電話裡對他的弟弟抱怨,H50的老大Steve McGarrett,他用這樣形容這個男人:他像一尊穿著POLO的希臘神像,悍然擋住其他人對H50成員的窺探視線,Robert Coughlin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的高大俊美與光彩奪目,而且強悍正直,他的資料無懈可擊。

 他不想重蹈他哥哥的覆轍,所以他從另外一個角度切入,派出了Abbi到他們身邊臥底,然後試著從Danny‧Williams這邊切入。但是很快的,年長的Coughlin就發現這小個子是塊硬骨頭,難怪會和Steve McGarrett走到了一塊兒。

 

然後Abbi又把問題繞回到Coughlin眼前:不管什麼原因,她被這群人給收服了,正在盡力幫他們洗刷污名,Coughlin知道為什麼,Chin Ho Kelly再一次迷惑了一個人。

 

「妳會後悔的,Chin Ho Kelly不是你想像中那種好人。」

 

「你認為是我對他的感情影響了我的判斷,長官。」Abbi 平靜地看著他:「但Chin也不是你所想的那種壞人,你應該要見一見他,你會改變你的想法。」

 

Abbi是他手下最出色的探員之一,Robert  Coughlin雖然認為她是受了Chin,一個命運多舛、喪妻的正直警察形象的蠱惑,不過當他還是有點動搖。

※※※※※※※※

人世間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那是神明對Chin是寬厚的,他遇上了很多人願意愛他,但為什麼是他,為什麼他遇見所愛的人然後又失去她們?

 

這不是是說因為成不夠真誠所以會失去她們,而是每一次Chin一旦在意某個人很容易就泥足深陷,所以每次失去時都格外痛徹心扉,他寧可用自己的一切去交換她們的平安與幸福。

Chin平靜點點頭。

 

人一一地散了。

 

那是一次他們一位長輩的喪禮,喪禮結束後Chin獨自立在墓園裡面悼念亡妻,Malia不在墓園裡面,早在很久之前,她就長眠在她們最愛的那片海面上,只是現在那片海灘還太熱鬧,不適合憑弔亡妻,所以他只是靜靜立在墓園一角。

 

如果沒有下起雨來,Chin也許還會待久一點。

 

就在他開車緩緩要駛離墓園時,他發現前方有人立在樹下避雨,當他開得夠近的時候,看到原來是一個高大的白人男子。Chin猜那個男子人大概四十歲左右,棕金色短髮,五官輪廓深刻,雨水從寬闊的深藍色西裝肩頭不斷滴落。

 

 

當那個人注意成的車子靠近時,轉頭看過來的眼神很銳利,當然,以Chin閱人無數的眼光來看,對方外表是沒有Steve那麼吸引人眼光,但是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有一種生活於上層的社會菁英所流露的貴氣。

 

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在墓園流連?Chin只能猜想對方對方的陰鬱神色也是因為失去某些人,不過他只是於是降下車窗,揚起他的警徽給那男子看,友善地問道男子,:「先生,這場雨暫時沒有停下來的樣子,需要我載你一程嗎,我是Chin Ho Kelly,H5O的人。」

 

那雙淡水色的眼珠在陰暗的雨天裡注視了Chin一會兒後,那人點點頭:「謝謝。」然後上了車,請Chin載他到下榻處,某間北海岸知名飯店。

 

「我該如何稱呼您呢?」

 

「…………叫我Robert就可以了。」

 

從寥寥幾句話的交流,Chin能從口音聽得出來這個人不是本地人,最近才從美國本土調過來,以及對方應該是在公務部門工作,在北海岸的飯店暫時棲身。

 

然後,是的,這個男子失去了他的近親,從那人簡短的言語和過於剛硬的嘴角線條中,Chin知道那必然有一段故事,不過他沒有去多問,畢竟是萍水相逢,不適合過問太多。

 

Robert最後在某間知名飯店門前下了車,禮貌性地向他點點頭走進飯店大廳,Chin便開車離開了。

※※※※※※※

Robert  Coughlin是個注重守時觀念的人,所以他今天約的人沒有如期而至時,他原本會生氣的。

 

不過他沒有,電話中那個人這次並沒有正面答應他什麼,他知道那個人先是出島進行了一次機密任務,昨天雖然平安回來了,但他的外甥女在他回家之前被家人帶走回墨西哥了。


所以對方情緒沮喪、低落,甚至請了假,原本Robert  Coughlin是希望在這個時候能給那個人一些支持安慰,但是很顯然那個人現在只想自己一個人。

 

或者說,一直一個人,推開所有人,寧願孤獨終老。

 

Robert  Coughlin一點也沒有打算讓這個荒謬想法實踐,既然溫情無法讓那個人打動,那還是用老方法比較適合。

 

那就是激怒對方。

 

於是夕陽西沈時,他站在自己公寓的陽台上欣賞風景,一邊看著不遠處沙灘上帶著滑板逐漸準備離去的人。

 

然後再次撥通電話。

 

「Chin,我希望在經過一個下午的衝浪後,你的心情有好一點了。」

 

「What………?」

 

「抬起頭來,兩點鐘方向,我在這裡。」他對海灘上某個小點招招手。

 

當Chin進到他的住處時,像是一陣穿著藍底棕櫚花樣夏威夷衫的暴風,Robert  Coughlin坦然地看著對方一直線奔過來,揪著他的衣領撞到他公寓牆壁上,咬牙切齒地說:

 

「你監視我,你一整天一直在監視我?」Chin顯然怒火正盛,對他吼道:「我以為你住在另外一邊的飯店!」

 

Robert  鎮定地說:「正確的說,我哥哥本來的確租下它,來讓人監視你和kono的活動,但是現在它是Coughlin家族的私有財產,我買下了它,只是上次分開時,我還沒搬進來。」

 

Chin細長的眼裡怒火沒有消逝,嘴角卻浮起冷笑,咆哮道:「所以今天下午我拒絕你之後,你就坐在陽台上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有趣嗎?有趣嗎?」

 

「Chin,我如果覺得有趣,一開始就不會答應你去幫你調查你外甥女的事情了。」

 

「那是真心的嗎?」Chin鬆開了Robert的領子,退後一步,譏諷地笑道:「從一開始在墓園見面,你的每一步都是在算計我,也許連Sara的離開也在你的計劃中,而這一切為的是什麼?」

 

激怒對方是有效的,但是也有副作用,對方現在的憤怒和失意都像海面上報風一樣直撲他而來。

 

Chin離他只有一步之遙,問他道:「Robert  Coughlin,你到底要我什麼?」

 

Robert  Coughlin瞇起眼:他要什麼?這還用問嗎?

 

眼前的男子比他年長,看起來又傷心又生氣,頭髮耷拉地垂在額頭前,因為剛從海面上歸來就接到他的電話,連夏威夷衫都沒扣上,帶著濕氣的短褲沾著沙粒,褲腳緊貼著他的腰臀曲線,連腳上穿著的都是夾腳拖鞋。

 

Chin注意到他的視線,看了一眼自己,短促地發出一聲尖刻的笑聲:

 

「是為了這個嗎?」他抬起頭,直直對上Robert ,咬牙笑道,「為了把我弄到手?」

 

這句話同時貶低他們兩個人了,不過Robert 不在乎這個,因為下一秒那陣暴風再次撞過他,自暴自棄地拉著他衣領,Chin主動吻住了Robert,跟冰冷的肌膚相比,Chin的舌尖燙地驚人。

 

Chin Ho Kelly是個男人,而且是個過去在情場上所向披靡的情人,他如果下定決心的話,他也可以是一擊必得的野獸,尤其他現在非常憤怒,Robert也很顯然在激怒他。

 

一吻結束,他把夏威夷衫脫了一把扔在腳邊,一腿卡進那個比自己高的男人腿間,只磨蹭一下Robert的褲子,Chin就知道眼前這個衣冠禽獸根本沒有表情裝的那麼好整以暇,他諷刺地笑了,抬起頭對Robert挑釁地說:「別再搞這些花樣了,放馬過來,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Robert  Coughlin的瞳孔放大了,伸手抓住Chin的頭髮,低下頭,第一次剝去冷漠表情,惡狠狠地說:「這可是你自己說的,Chin」

 

這一次嘴唇被掠奪的是Chin。

※※※※※

公寓的沖洗間不算狹窄,但是溫水淋漓下,兩個強壯的男人在裡面胡搞時,他只能背靠在玻璃面上,喘息著任Robert  Coughlin任意侵\犯他。

 

Robert  Coughlin很顯然在跟男人來往上遠比Chin有經驗,方才在外面,他們滾倒在地上時,他連短褲都來不及脫掉,Robert  Coughlin就用他的手讓兩人登上一次顛峰。

 

但Chin怎可能認輸,他一個翻身,騎在Robert  Coughlin身上,暴躁地拉開Robert  Coughlin的襯衫和褲-頭,當然了,拉開褲-頭時,Chin不意外地明白對方也頗有自傲的本錢,

 

一開始Chin因為生氣,但是現在是好勝心,既然開了頭他就不會退卻,所以他也急躁地伸出手,試著以他知道的方法撫摸那個傢伙,但是Robert不久便喘著氣大笑起來:

 

「Chin……Chin………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像公主一樣寵著你的情人?」Robert坐起身,拉著他的手,握住兩人的分=身,這讓Chin的臉頰熱得發燙,終於意識到怒火攻心讓他做了什麼蠢事,但是Robert不容他退卻,他灼=熱的氣息噴在Chin的耳邊:「我真高興你沒跟男人相=好過………」

 

因為這樣,我就會可以讓你知道………讓男人痛快,還有很多法子。

 

「啊、啊啊-----不—求你………」

 

比如現在,Robert  Coughlin跪在他身前,那雙淡水色的眼睛由下往上看著他,然後含著他的分=身,深深含進再吐出來,如此反覆不斷,他的舔/舐和吸/吮讓Chin完全沒有招架之力,一雙大掌抓著Chin的臀部不讓他逃脫,直到Chin崩潰地大叫他又要再一次---------

 

Robert  Coughlin鬆開了嘴,然後站起來,把Chin翻過面去,Chin雙掌貼著玻璃門面,閉著眼睛想著應該就是現在了,方才Robert  Coughlin徹底欣賞、摸索、吸吮、咬齧他身體每一部分,現在Robert終於可以得到他要的了。

 

Chin 也準備好了,無論Robert  Coughlin打算怎麼對待他,Chin都不在乎了,在這個再又一次失去一切的夜晚,Chin不想被溫柔對待,他想被疼痛懲罰,這也不過是再一次證明他人生的失敗。

 

但是Robert  Coughlin只是將自己的分=身夾在他們身=體之間磨蹭,Chin的身體幾乎都要被那怒=挺的傢伙給燙著了,但是Robert  Coughlin只是一手扳過Chin的下巴吻著他,一手再次握著Chin,最後一起=射=出來。

 

當兩人結束這一切後,Robert  Coughlin穿著浴袍,坐在沙發上,看著Chin套上本來放在自己袋子裡面的備用衣物,似乎早就知道他不會留下來。

 

Chin離開前,只問了一句:「為什麼?為什麼是我?」

 

Robert  Coughlin笑了,這可能是Chin第一次看到這個男人微笑。

 

不為什麼,Chin,下次見了。


评论
热度(1)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