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蘇/琰殊]四海為家君是客 三

「有老虎!有老虎出來咬人啦!」一陣驚慌的喊叫,從樹林另外一端傳出來。

 

「殿下!您看…………」列戰英自是想過去看看的,但是想到蘇先生亟待蛟血,殿下焦心如焚,是以有些猶豫。

 

蕭景琰卻立刻轉身,「還等什麼,猛虎傷人,此事不可輕忽,我與你前往探個究竟,你們在原地繼續找尋。」說完就往出聲的地方奔過去。

 

列戰英心道殿下便是這等血性之人,也難怪蘇先生與我等都願意用性命守護殿下,於是變匆匆趕上。

 

穿過半個樹林,果然又聽到一聲虎吼,蕭景琰不敢大意,示意列戰英前後戒備,果然看到疑似一道黑黃身影竄過樹叢後,似乎潛伏不動了,但是風吹後又發覺只是嶙峋怪石。

 

有一戴著斗笠、背著竹簍的灰衣人坐在地上,似是已經嚇壞了。列戰英前後張望,確認一時安全後,上前攙著那個斗笠的老百姓,發現對方臉上被抓得血痕斑斑,連容貌都看不太清楚了,不由得甚是憐憫,好生勸撫幾句,才問起老虎之事。

 

那人聲音粗啞,結結巴巴地說自己是山後村落之人,和同伴想著進山中做些陷阱捕些野兔山雞,沒想到居然竄出來一頭吊額猛虎,同伴全逃走了,他嚇得全身癱軟,幸好他二人及時趕到,驚走猛虎。

 

那人背著他的竹簍子,即使站起來也是蜷著身子,看起來真是嚇壞了,不過他站起來後,還是抖抖唆唆的,只拱手對站在一邊的兩人行了一禮後,這才小聲說謝:「兩位軍官大爺。」

 

列戰英見那人嚇得厲害,又血流滿面,便掏出布巾拿給那人擦臉,一邊勸道:「這裡既有猛虎,便不安全,你們一般人應該趕快稟報官府,募集獵戶打了虎,再來山上。」

 

那人揪著布巾,只是兀自喃喃道:「前兩天才見了條大白蛇,今天又見條老虎,這山上真是越來越不能待了……」

 

「白蛇?」蕭景琰一個箭步上前,問那人道:「這位……….」這人看不出年紀,只是聲音沙啞似老人,肩上垂著灰黑相間的髮絲,蕭景琰猜想這人應該是個老丈,拱手回禮後,問道「這位老伯,您既然看過白蛇,記不記得那白蛇是什麼樣子?」

 

那人困惑地按著斗笠:「蛇就是蛇,還能是什麼樣子………..」他似乎很努力想了想,才道:「有了有了,那蛇頭好像突起一塊,但是我看不太清楚……….以為是我看花眼了。」

 

「老丈,您還記得在哪裡看到蛇的嗎?可否帶我等去找?」

 

那人嚇得雙手亂搖:「你們要找蛇啊?你們吃蛇肉,山下有些獵戶也賣些錦蛇,很補身體的,千萬不要去抓那種大蛇,那種連冬天都能跑出來的大蛇有靈異的,很可怕的。」

 

但是蕭景琰心意已決,那老丈熬不過,無奈答應了,叫他們跟著自己走。

 

三人就這樣進入了林中,越走山間小路越窄,越走頭上光線越發陰暗,走向更深的所在………

 

「就在前面,就在前面了。」那老丈頻頻催促。

 

這時,列戰英忽然攔住一心向前的蕭景琰,悄聲道:「殿下先別心急,請先留步。」

 

蕭景琰一心尋蛟,見列戰英阻攔,他從列戰英肩上看過去,只見那老戰要消失在彎曲羊腸小路前,心中不禁急躁,責問道:「戰英,你怎麼了,我們要趕不上老丈的腳步了。」

 

「殿下,」列戰英臉上出現汗珠,神色也帶著隱隱的驚恐,還是堅持不讓蕭景琰前進:「殿下是否想過,猛虎獰惡,那人為何可以從猛虎口中逃脫?」

 

蕭景琰一時愣住,列戰英又道:「殿下認為此人為一老丈,可是戰英方才攙扶他起來時,他的手光滑細緻,絕非耄耋老人所有。」

 

殿下,在民間有一個傳說,為猛虎所食之人,會化為倀鬼,為猛虎招來活人以供啖食……

 

「殿下三思,為了蘇先生,務必愛重此身!」

 

蕭景琰沈默了一下,但是旋即抬起眼來,眼神明亮:「蘇先生為了我,連比虎口還危險的懸鏡司都走了一遭,我為了蘇先生,走一趟虎山也無不可,再者,若蘇先生助我登九五乃是天意,那麼今日我必不會空手而歸!」

 

說完,他越過列戰英,拔出寶劍,逕自追上去了。

 

列戰英被主君的決心震懾得楞了一下,連忙追上去了。

 

但是兩人繞過一處山石後,卻發現前面數尺之遙,那老丈的竹簍就丟在前面。

 

「怎麼回事?人呢?」列戰英疑惑不已,就打算上前一探。

 

「戰英,小心。」這時蕭景琰卻一把拉住列戰英,兩人半隱在樹後,蕭景琰神色嚴峻,低聲說:「猛虎就在前面。」

 

「殿下怎麼知道猛虎在前面。」

「我自幼聽過數次,絕對錯不了。」蕭景琰微聲道:「那是老虎的呼嚕聲。」

 

列戰英這才發現,數丈之遙外一處樹叢間,正有一雙金眸炯炯瞪視著他們,一頭黃毛黑紋、花色斑斕的巨虎啣著某物,正立在林木深處,似乎已經等待兩人已久了。

 

「殿下,我們快撤!」列戰英立刻擋到蕭景琰身前,暗悔自己沒有立即攔下蕭景琰。

 

那巨虎卻無視人類的緊張,只是悠閒地打了個呵欠,大頭一甩,牠嘴裡原本啣著的東西啪的一聲甩在兩人面前,只見那丈長之物蟒身如雪,全無雜色,只有頭上生有突起一塊肉角,作黃金色,不正是晏大夫口中的金角白玉蛟!

 

「白玉蛟!」

 

然後列戰英發現那老虎轉身,就這樣搖搖擺擺地走了。

 

「殿下,難道真是神靈顯現,來助殿下一臂之力?」危機解除,又找到白玉蛟,而且被丟在地上的竹簍大小,正好可以把白玉蛟塞進去裡面,列戰英大喜,連忙將白玉蛟用樹藤捆了,置入竹簍中。

 

蕭景琰卻怔怔地看著那巨虎遠去的方向,那巨虎在淡出肉眼所見的瞬間,他覺得自己看到有一道人影坐上了老虎的背,就這樣消失無蹤了。

※※※※※※

梅長蘇在飲過第一輪蛇血後,果然好轉許多了,能坐起來說話,晏大夫喜孜孜地吩咐將玉蛟小心養著,不要傷著性命。

 

梅長蘇雖是醒了,聽說蕭景琰為了他入山尋蛟遇虎一聲,臉色都變了,險些氣暈過去,難得疾言厲色將來探望的靖王一頓好說,無非是往後不可輕易涉險之類的。

 

列戰英當然好言勸慰,再三為主君美言,強調遇神靈庇佑,可見靖王福澤深厚之類的,沒想到梅宗主卻是個不信鬼神的,不過既然蕭景琰是為了自己這般涉險,他態度最後還是軟了下來,「此番無事也就罷了,但是殿下往後切不可輕舉妄動,成大事者不能為一時小事而亂。」

 

「蘇先生為我,可以不顧性命;我為蘇先生走這遭,不求大事,只求先生平安。」蕭景琰坐在床沿,認真道。

還臥在床上的梅長蘇一時啞然,兩人相對無言,陷入一種眾人「覺得房間好熱怎麼辦」的奇怪氛圍中,這時候端著湯藥的晏大夫進來了。

 

因為要讓梅長蘇吃藥,靖王退坐在桌旁,等到晏大夫將藥端給梅長蘇後,他一反平常把脈完就離開的樣,他生性坦蕩,藏不住話,對蕭景琰就是欲言又止的樣子,蕭景琰注意到晏大夫的神色,一想便知道晏大夫想問什麼,便揮手示意眾人都出去。

 

「晏大夫有話直說吧。」

 

晏大夫果然迫不及待地開口了:「蕭重遐既是你的伯父,究竟是遇到了什麼事,才變成那樣?」

 


评论
热度(22)

© Archei_780 | Powered by LOFTER